第53章

跳樓學姐萬蕾,消失了!

這個消息很快在學校不脛而走。與此同時,論壇上也“與時俱進”地發出了相關的貼文,標題名為“消失的學姐”。誰都看得出,為了規避被管理員刪帖的危險,筆者在用詞以及擬標題上已經盡可能地采用道聽途說的敘述方式,令讀這篇帖子的人感覺這似乎真的只是一篇就事論事的“總結帖”。

跳樓學姐消失的原因解析。

1。 靈異學角度分析,很可能是當時人的病情好轉,精神狀態朝著康復趨勢發展,從而慢慢地放下了對此地執念般的怨恨,因此事發地的靈體也就消失了。

2。 心理學角度分析,大家最近臨考,精神緊張,注意力集中在大事件上,再加上與此事有關的當事人有的已經去世,有的因一些事件不能夠來上課,大家潛意識里認為她的目的已經達到,就覺得她應該不會再來,因此便看不到她了,這是主觀上的。

3。 還有一種可能性,是學校傳言的分析:那就是她并沒有消失,而只是我們大家看不見了而已。這個說法與上一個近似,但本質上卻又大不相同。上一個是針對大家的主觀意識上的看不見,而這個可能性的消失,則指得是因為刻意隱藏,所以大家看不見了。如果這個可能性才是最大的話,那么細思極恐。

總結:綜上所訴,筆者認為三種分析皆有可能,因為這三種可能性都是筆者從校內聽到的。

看完最后一句話,何家樂憤然地摔了一下鼠標。這他媽的不是一篇廢帖嗎?對事件的整個分析毫無邏輯,毫無意義!

“怎么了?”韓幀端著熱水瓶才剛推開辦公室的門,便看道何家樂氣惱的樣子,大為不解。

何家樂不滿地對著電腦屏幕一指:“你說學校網站能提供一些有價值的線索,可是你過來看看,這都寫的什么玩意?全都是廢話,一點用都沒有,浪費我時間。還不如直接去學校里問那些學生找線索呢。”湊過去看了看帖子內容后,卻滿意地點了點頭。

韓幀放下手中的熱水瓶,伸頭一看,嘴角不自覺地上揚起來。

“你笑什么?”他的反應顯然不在何家樂的預料之中。

“何隊,我想可能是我沒說清楚。我的意思呢,是有些事情是我們調查不出來的。比如說,如果沒有這篇帖子,我們怎么會知道,最近萬蕾沒有再出現了?她可是這件案子的重要人物之一。”

何家樂愣了片刻,頓時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思索了一會兒,他忽然說:“你不是跟學校里那兩個小鬼混的不錯嗎?不如你去套套他們的話,線索應該來得更加容易些,而且還可靠。還有……那個女老師。”

說到這里,何家樂的嘴角浮現出一絲壞笑。

“哎呀,何隊,我跟裴老師不是外面傳的那樣。共事那么久,別人不了解我,難道你也不了解我?”韓幀說罷猛喝了一口熱水,掩飾著莫名的尷尬。

何家樂抬手做了一個向下壓的手勢,嚴肅道:“我當然了解,可問題是,林隊是不是這樣想,我就不清楚了。”

韓幀有些警惕地湊過來:“怎么,老林跟你念叨過這事?他怎么想?”

何家樂猶豫著慢慢點頭:“他有問過我,你在學校調查的情況,是不是……和某個女老師走得比較近……當然,我替你解釋過了。其實為了查案,就算走了近一些也在所難免,我覺得是林隊多慮了。不過……”

何家樂走上前去搭住他的肩,道:“作為同事,我還是想勸你一句,你也不是第一次辦案了,警方和嫌疑人之間的距離怎么把握,我想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吧?至于你那點心思,都是男人,我明白的。可是,感情的事也得看對象,你不要撞在槍桿子上,知道嗎?”

韓幀勉強擠出一絲笑臉,不動聲色地掙開了何家樂搭在肩膀上的手:“你想多了,有些流言蜚語,外面聽聽就罷了,我為人靠譜你們都知道,自己會把握分寸的,放心吧。對啦,我還有點事忙,下午不過來了。”

韓幀找了個借口,離開了辦公室。

其實,他的離開并不完全是因為何家樂的言語,更多的是,他不肯面對,自己內心那難以言狀的感受。

如何是好呢?他原本約好了下午去學校調查的,只要一去,就難免見到裴宇珠,見到她就會想起近期的流言蜚語,以及……何方才對他說的那番話……

為何會感到如此一樣呢?韓幀甩甩頭,逼迫自己不去想。

思索了片刻,他眼前一亮,改變了下午去學校的計劃,掏出手機給林江瀧發了一條微信,之后轉而來到了電話公司。

“我想查一下這幾個機主的信息和通訊記錄。”柜臺前,韓幀出示了自己的證件。

這是他目前可以想到,不用經常往學校跑邊可以獲得可靠線索的辦法之一。

可是,他心底不免疑惑,對于那些看似捕風捉影的無稽之談,為何自己心底竟真的開始在意了?

下午時間,陽光變得刺眼而猛烈。兩天連續加班加點,令何家樂的眼皮開始打架。

不行,面前的一堆卷宗他還未看完。他起身將窗簾拉得更大一些,好讓炙熱的陽光將自己烤得清醒一些。

這時,門被推開,林江瀧黝黑的腦袋探了進來:“這小子,果然不在。”

“林隊?”何家樂頓時正襟危坐,睡意全無。

“韓幀這小子……沒事啊,你忙你自己的。我就來看看。”

“你找韓幀嗎?他最近忙著去學校調查案子……那女老師嫌疑應該挺大的,他三天兩頭就搞一些線索回來,估計收獲不小,林隊你回頭可以問問他。”何家樂道。

“哦這樣啊……沒事,你忙著,那我先去開會了。”聽了何家樂的一番話,林江瀧顯然變得心事重重,立刻蹙著眉關上了辦公室的門。

望著窗外射進來的明晃晃的陽光,何家樂覺得竟然沒有那么刺眼了。他嘴角一歪,露出了一絲耐人尋味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