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國寶級設計師

“你要把我帶去哪?”奇怪楊少尊忽然出現在醫院門口,如今一言不發地又帶了她走,宋茜茜不免有點緊張地追問。

“去把你賣掉。”楊少尊說著,腳下猛踩油門,車子飛也似的疾馳,嚇得宋茜茜抓緊了門把手,雙眼緊閉。

“到了。”是楊少尊的聲音。

感覺到車子停了下來,宋茜茜這才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這里是哪?”站在一棟處于郊外的豪華別墅前,別具一格的歐式設計,令得剛步下車的宋茜茜眼前一亮。

“喜歡嗎?”

楊少尊的話說得很是奇怪,領略不了其中意味的宋茜茜木訥地杵在門前,呆呆地看著爬滿了藤蔓植物的窗口,癡癡地回答到。

“喜歡,難道這里住著的是吸血鬼嗎?”

你這個小腦袋瓜都在想些什么?楊少尊好笑地拉了宋茜茜進了屋,豪華的裝修更是令宋茜茜大開眼界。

“一會兒,你可要老實些。”牽著宋茜茜的手進到偏廳內,楊少尊把手里的宋茜茜交給了一個金發碧眼的男人。

“他是誰?”對陌生人向來抗拒的宋茜茜緊張地問了句。

“買你的人。”看到恐嚇奏效,宋茜茜嚇到合不攏嘴巴的樣子,楊少尊心情大好的退了出去。

“楊少尊,你別走!”見楊少尊不但離開,而且還把門隨手帶嚴,宋茜茜驚恐的喊了聲,一回頭,卻見那個金發碧眼的男人正拿了根繩子走了過來。

“你別過來!”神經太多緊繃,宋茜茜盯著氣質紳士的老外全神戒備。

“宋小姐,你最好不要亂動。”

老外操著一口流利的中文說了,宋茜茜這才發現,老外的手里是量身量的皮尺。

“你到底是誰?”覺得自己的行為有些失禮,宋茜茜勉強放松下心情問了句。

“我是法國最著名的時裝設計師Baptiste,很高興見到你宋小姐。”對于自稱是設計師的Baptiste伸過來的手,宋茜茜還是選擇了拒絕。

“你要做什么?”

聽了宋茜茜的問話,Baptiste覺得很有意思的笑了笑。

“難道楊先生沒有告訴你,我是來為你設計出席發布會晚禮服的事情嗎?”

原來是這樣,宋茜茜的臉上幾乎把驚訝到驚喜的全部表情都表現了一遍。

“晚禮服?”宋茜茜這才記起曾答應過作為楊少尊的舞伴出席發布會的事情。

別說是晚禮服了,連一件像樣的衣服都拿不出手的宋茜茜立即明白了楊少尊的心意,感激且慚愧,心里百般的滋味揉在一起,說不清也道不明。

見宋茜茜安靜了下來,一絲不茍完全依靠手工完成設計到制作的Baptiste,拿了皮尺仔細為宋茜茜量體裁衣。

“宋小姐,我從未見過身材比例如此勻稱優美的人,看來楊先生特意從法國接在下過來為宋小姐設計禮服,絕對是最明智的選擇。”

量好尺寸,退后幾步,Baptiste拿了紙筆為宋茜茜幾筆勾勒出一張全身畫像來,這才告訴宋茜茜道:“好的,宋小姐,可以了。在下保證在發布會開始時,將作品完成。”

Baptiste打包票的說完,拿著手里的資料自去研究設計,丟下宋茜茜一個人孤零零地站在原地,不知該如何是好。

這是,門意外地被人從外打開了。等了許久的楊少尊悠然地從門外走了進來。

“楊少尊,謝謝你。”

宋茜茜的話聽著不大順耳,楊少尊不滿地嘖了聲。

“你能不能換句話說?”

干咳了聲,宋茜茜張了張嘴,忽然發現說什么好像都是多余的。

“走吧,我送你回去。”看不得宋茜茜絞盡腦汁卻說不出一句話的樣子,楊少尊轉身走出門外,身后墜著一只小尾巴,一路上了車。

等到宋茜茜從車上下來,去到超市買了收納箱回到病房,恰好午睡的宋母醒了過來。

“茜茜,你怎么沒睡?”

因為之前宋母有警告過宋茜茜遠離楊少尊,所以宋茜茜哪里還敢說是同楊少尊出去過,只好晃了晃手里的收納箱回到:“我去買東西去了。”

按照離別時楊少尊的約定,第二天的中午,宋茜茜不等宋母午睡,先打了招呼。

“媽,公司讓我回去一趟,一會兒就回來的。”

對于宋茜茜工作舉雙手支持的宋母,連忙點頭。“好的茜茜,快去快回來。”

答應了聲,宋茜茜出了門直奔醫院大門口外,停在樹蔭下的車子。

“你遲到了。”上了車,楊少尊不悅地說著,將車子駛上了馬路。

“你的表是不是慢了,現在比約定的時間還要早五分鐘的。”宋茜茜手扶著自己腕上地攤上二十塊錢買來的手表,擋住晃眼的夕陽,仔細地看著時間。

看了眼自己腕上的朗格腕表,楊少尊冷冷地回到:“現在是下午四點十分,比之前約定的時間晚了十分鐘。”

“怎么會,明明是下午三點五十五的……哦,手表停了,這個破表!”拍了拍不知道何時停了指針不走的手表,宋茜茜滿臉歉意地扭頭向楊少尊道:“真是對不起。”

楊少尊掃了眼宋茜茜腕上的手表,看破舊程度,恐怕佩戴了不只一兩年的時間,有些氣結地咳了聲說道:“你知道Baptiste是法國國寶級的時裝設計師,他完全是按照秒來收費,你算算你遲到的這十分鐘要多付出多少費用,然后呈報上來,歸入到你的債務中。”

“啊!?”第一次聽說還有論秒收費的人,宋茜茜吃驚地眨巴了下眼睛,很是后悔為何不早把這塊總是罷工的手表換掉。

“好的。”宋茜茜肉痛心疼地答應了。“他每秒收費多少?”倒是一副坦蕩蕩天塌下來當被蓋的樣子,這樣的小兔子倒是少見。

“算了,看在你數學不好的份上,以后再說。”不過是找個理由不再讓小白兔為難,可是某人似乎并不領情。

“誰數學不好啦?我當初可是我們班的數學課代表。”很是驕傲地說了,惹得一旁的楊少尊直搖頭,這智商真是沒的救了。

車剛停到別墅前,宋茜茜便輕車熟路地下了車直奔主客廳。

早已恭候在客廳里的Baptiste的助手迎了上來。

“楊先生,宋小姐這邊請。”

跟在Baptiste的助手身后,從回旋的樓梯上來到二樓,左轉后走上幾步來到一扇門前停下,助手側身打開房門,請了楊少尊與宋茜茜進去。

“請宋小姐到這邊來。”

房間里沒有看到Baptiste的身影,只有助手做了個請的手勢,引領著宋茜茜到了更衣室門前。

“宋小姐,禮服就在里面,Baptiste先生說過,這次設計的時裝,是最近幾年了他最滿意的作品,也相信宋小姐會喜歡。”

就像是打開了一扇魔法大門一般,宋茜茜推開了更衣室的門。

在房間里等待的楊少尊許久才聽到一聲門響,不大在意地回頭瞧了去,眼光卻頓時定住了。

宋茜茜身著一身仿漢服花仙子造型的晚禮服,風姿綽約地從更衣室內走了出來。

西洋的簡約大氣同中式的精致飄逸結合在一起,利用哥特式的比例構造,成功地將宋茜茜身上青春的美與天然的純凈極為和諧地融洽在了一處,而這些正宋茜茜身上最經典的存在。

“你真美!”足足注視了三分鐘才回過神來的楊少尊發出了由衷的贊嘆。“相信你會成為發布會上最耀眼的那顆星。”

對于楊少尊由衷的夸贊,同樣被Baptiste的設計驚艷到的宋茜茜害羞地低下了頭。

轉眼兩天過去,陽光明媚,微風徐徐。

宋茜茜已經沒什么大礙,準備出院了。

選址在S市中最豪華的普羅修斯大酒店作為發布會現場,在楊少尊的授意下,會場布置得即低調奢華,又極有格調。

占據了普羅修斯大酒店頂樓花園的會場內,布置著用從法國空運來的香水郁金香,一團團一簇簇裝飾在會場的每一個角落。而會場中心則是為了發布會而特意設計趕工出來的冷霧噴泉,圍繞在與會的商賈貴胄周圍,不但清涼祛暑,又在走動間營造出如夢似幻的仙境效果。

收羅來的法國十八世紀皇家專用的全套銀質餐具,擺放在葡萄牙曾經為約瑟夫。波拿巴登基而設計制作的白色橡木餐桌上。盛滿了意大利本世紀初生產的Barbaresco水晶紅酒杯,沉穩的紅色,搭配著在香檳杯中上升著氣泡的Brunello di Montalcino,更是將淡淡的花香染上了絲絲醉人的酒香。

寬闊的場地上,被飄散的冷霧覆蓋住的,和田出產的整塊墨玉石切割打磨出來的地面,與各種名牌高跟鞋摩擦發出的脆響,同博士牌音響發出的厚重音質融合成了一首奢華的曲子,所有人都隨著這只曲子翩翩起舞,好似一群在云霄里快活的神仙。

身處在如此的環境中,完全迷失了自我的李雪瑩陶醉在所有人的恭維中,推杯換盞間只覺得好似在參加楊少尊與自己的結婚典禮般激動。

早早打扮妥當來到發布會現場,精致到極致的李雪瑩瞬間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在這些注視的目光中,李雪瑩頓時找到了自信,滿意地到處打著招呼,儼然一副楊家當家少奶奶的派頭。

“很高興見到您,Mr。王。”與當今國內首屈一指的地產大亨杯籌交錯,無比的榮耀使得李雪瑩兩眼放光。

“雪瑩,你今天真是美極了。”李雪瑩驕傲地頷首,在地產大亨癡迷的注視下,更是飄飄然不知所為。

正在眾人酒酣耳熱之時,突然間偌大的發布會現場安靜了下來,落針可聞,陶醉在其間的李雪瑩猛然回過味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