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很好,你不用擔心。”

“哎!你沒看到大家都在辛苦地搬東西嗎?這一箱箱的藥品,如果像你這樣磨磨蹭蹭,什么時候才能搬完!”劉茵又在沒好氣地朝沄敏喊了一通。

她不過就在路邊打了個電話,至于嘛。慕容沄敏只好手起手機,乖乖地跟大家一起搬運藥物。

周昊然見慕容沄敏要搬起一箱藥品,他趕忙跑去阻止。

“沄敏,你去休息就好了。這些東西太沉重了,不適合你做。”

“沒關系,我可以的。”

沄敏堅持要搬起來,卻被周昊然堅持放下。

“要不這樣,我們一起抬。”蘇小凌跑來要和沄敏一起抬藥箱子。

“別!”周昊然還沒說完,劉茵便拉著他說,“何老師那需要去清點藥品種類,快去呀!”

周昊然只能再次叮囑慕容沄敏,在一邊的樹蔭下待著就好了,不需要她搬動藥品。

“沄敏,這個劉茵真的太難相處了。”小凌搖搖頭,“不過好像周大帥還乖乖地聽她話。”小凌更是沒好氣。

如果不是為了學分能畢業,她和劉茵也許八竿子打不著。

劉茵喜歡周昊然的心思昭然若揭,早就對有小過節的她和小凌心存芥蒂和戒備,以劉茵的性格,不極力趕走她們就算仁慈了。

“沒關系,反正我們拿到學分就行了。”沄敏拍拍小凌肩膀似安慰她也安慰自己。

“既然你也如此說,那就好吧。”

“來吧,我們抬走。”

小凌點點頭,可這里面裝的都是些什么藥啊,那么重,腰都直不起來了。

“好重啊!里面裝的是什么呀?”

沄敏也搖搖頭,確實好重啊,她平時最多只是扛扛自己的小包,哪里抬過那么重的東西。

“我們再用力一點。”沄敏努力地咬咬牙。

“好!”

當小凌和沄敏要努力抬起箱子時,卻被后面劉茵一聲叫喊嚇了一趔趄。

“哐當!”一聲,藥品箱子摔在地上,可以聽見玻璃碎一地聲音,隨后還有許多的透明液體不停流出,味道刺鼻。

大家大驚,都跑了過來。

“發生什么事了?!”楊濤華大驚。

原來,她們打破了此次行程中,最貴,且最重要的注射液。

“你們怎么打破了這箱苗子注射液?!”劉茵也大驚。

嚇呆的小凌和沄敏,盯著碎藥品,不知所措。

“你們是來搞破壞的嗎?真是一點用處都沒有,只會拖后腿!”劉茵氣急敗壞地白了她們眼。

“這個藥,有辦法賠嗎?多貴也沒關系,哪里還可以買到?”

沄敏膽怯地問。

“藝高的人就是一身的銅臭味。”劉茵打開箱子,看看里面還有沒有能用的,可是都碎得一塌糊涂。

“這藥,現在似乎沒貨了,之前是從澳洲那邊過來的,現在購藥還不知能不能買到。”楊濤華說道。

“啊?那,那沒有這藥可以繼續義診嗎?”小凌驚恐又焦急地問。

“這是來麻風村這趟最主要的藥物,沒了那相當于空手套白狼,這趟白來了。”楊濤華蹲了下去幫忙著劉茵收拾。

“真是的,我們為什么要抬這箱呢!”小凌躲到沄敏背后哭喪著臉悔不當初。

“你們就不應該來!”劉茵仍嘴下不留情。

沄敏心里陣陣歉意。

怎么辦?他和小凌害醫療隊失去了藥品,還很難補救,真是劉茵說的一點都沒錯,她們就不應該來。

“發生什么事情了?”

趕來的周昊然看見膽怯的沄敏和躲在后面的小凌,還有碎一地的玻璃瓶和到處流淌的藥液,瞬間明白什么回事。

“周昊然!都怪你!這兩人都是你招來的,你看吧,怎么處理!”劉茵黑著臉氣嘟嘟的。

出了這么大個錯誤,以周昊然以前做事的風格,還不得要慕容沄敏和蘇小凌退出,劉茵可正等著。

“你們沒砸到或者割傷哪吧?”周昊然臉上卻無一點生氣之色。

沄敏輕輕地搖了搖頭。

“這藥,現在哪里還可以買到?我,我可以補償。”沄敏小聲又焦急地問周昊然,她太過意不去了。

“沒什么事,你先去車里休息,我來就行了。”

周昊然這是怎么了?難道他真的喜歡上慕容沄敏了?劉茵心里大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