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柯曉棠失蹤

好不容易將車停在了宋家別墅的院子里,司機立即下車,替宋柔打開車門,“小姐,到了,下車吧。”

宋柔下了車,但是脖子上的修眉刀卻仍然沒有放下,“左正泠,你陪我一起進去。”

左正泠想著,反正已經送到這里了,無所謂再多走幾步,于是便沒有拒絕,跟著她進去了。

卻沒想到他一走進別墅內,宋柔就立即將門關上,上了鎖,隨后將身體貼在左正泠的身上,道:“正泠,你難道真的對我一點感覺都沒有嗎?今天再怎么,也是我們訂婚的日子,今晚就不要走了好不好?”

宋柔邊說,雙手便在左正泠的身上撫摸著,一只手甚至順著左正泠的襯衫縫隙鉆了進去。

另一只手則是試圖脫下左正泠的外衣。

但左正泠對此卻絲毫不感興趣,一張臉仍然是冷若冰霜,“滾開!”

宋柔嚇了一跳,正在解開左正泠襯衫紐扣的手指一頓,“正泠,你怎么了,你不喜歡這樣嗎?那我們可以換個地方……”

“我說,讓你從我身上滾下去!別讓我再說第二遍!”左正泠此時的臉已經不能用陰沉來形容,看著宋柔的眼神沒有絲毫溫度,就像宋柔根本不存在一樣。

宋柔看著這個樣子的左正泠,只覺得渾身就像浸在冰水里,凍得她瑟瑟發抖。

左正泠越是這樣對她不屑一顧,宋柔就越是不甘心,她自認自己的美貌絕艷,從小到大,就沒有一個男的會這樣對她。

于是她還是鼓起勇氣開口,“正泠,我在你眼里就這么不值得你看我一眼嗎?甚至連碰都不肯碰我一下?是不是因為那個柯曉棠?你才會這么對我的是不是?她有什么好的?我哪點比不上她了!”

宋柔不提柯曉棠還好,一提左正泠就更加的厭惡她了,一把推開宋柔,語氣冰冷的說道:“你哪一點都比不上她。”說完便轉身準備開門離開。

宋柔見狀一把從后背緊緊摟住他的腰,“不,我不讓你走!”

但此時左正泠已經打開了房門,宋柔緊緊的抱住他,不讓他走出去,“左正泠,你別走……”聲音已經帶著些許哭腔。

左正泠沉著臉,用力掰開她箍著自己腰肢的手臂,隨后便將她甩在身后,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宋家別墅。

宋柔看著左正泠如此決絕的背影,心中氣憤不已,“左正泠!你這個混蛋!”

來到宋家別墅外面,左正泠不想叫宋家的司機送他會宴會廳,而這個地方也根本就沒有出租車經過,于是左正泠只好打電話給冷幽,“冷幽,我在宋家老宅,你派個得力的手下過來接我,要快。”

冷幽聞言,隨即笑著道:“行,等著,五分鐘。”

電話掛斷,左正泠就開始盯著自己的手表開始計時,當分針即將指向最后一格數字前一秒,一輛漆黑的改裝型跑車停在左正泠面前,車窗放下,儼然是冷幽本人。

左正泠見狀,隨即淡淡的開口,“看來你很閑。”說完便打開車門坐了進去。

冷幽嘴角勾起,笑道:“你最得力的手下,不就是說我嘛,我怎么好意思讓別人來。”說著,一腳油門踩到底,車子便飛一般的朝前駛去。

到了酒店門口,左正泠便立即下車朝著宴會廳里走去,冷幽跟在身后,他有種預感,今晚會有好玩的事情發生。

而此時,意云天和田甜,正在監控室里,和酒店經理談判。

“上官蘭給了你什么好處?你說出來,我意云天給你三倍,只要你肯給我看今晚的監控錄像!”

意云天坐在監控室的椅子里,雙手環胸的看著這家酒店的經理,田甜則是站在一旁,一臉焦急的樣子。

那經理此刻心里也是叫苦不迭,左家那位他惹不起,意家的大少爺她也同樣惹不起,可誰叫她偏偏就遇上了這種事情,只能不停的給意云天賠罪,“云少,實在是對不起,這個我真的不能做主的,您知道像我這種小經理,您隨手就能一抓一把,您就不要為難我了。”

那經理說的極其委婉,連田甜都不好意思逼問了,但意云天今晚似乎就想要跟這家酒店的管理耗到底,這世上,還沒有他辦不成的事。

而這時,田甜突然在監控攝像里面,看到了左正泠的身影,便立即拉著意云天的手說道:“你快看,這個人是不是左正泠?”

意云天聞聲,立即扭過頭朝著田甜指的那個格子看去,的確是左正泠,于是二人對視一眼,立即決定先去樓下宴會廳找左正泠,然后讓他想辦法弄到監控錄像。

這個時候,上官蘭正忙著一一送賓客,沒有注意到左正泠居然回到了宴會廳。

想著反正現在訂婚已經結束了,柯曉棠也已經被她送走了,她也就沒什么好擔心的了,便放松了警惕。

很快,意云天便和田甜一起在宴會廳內找到了左正泠。

“你小子,讓我們找這么久,總算讓我找到了。”意云天因為跑得急了些,微微有些喘。

田甜也正要跟左正泠說話,這時,冷幽突然從他身后冒出來,嘴角噙著一抹淡笑,“田小姐,真巧,我們又見面了!”

“你,你怎么會在這里?”田甜被他嚇了一跳,往后退了一小步。

冷幽聞言隨即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道:“你能在這,我為什么不能?”

意云天見狀隨即疑惑的看著田甜問道:“田甜,你們認識?”

田甜點點頭,立即小聲的對著他說道:“我之前不是說一個奇怪的人救了我么,就是他了。”

而左正泠也有些意外田甜會認識冷幽,隨即扭頭淡淡的開口,“怎么回事?”

冷幽聞言,隨即湊到左正泠耳邊,將剛才在消防通道的事情,告訴了左正泠。

左正泠聽完,隨即沉下了臉,他母親將田甜綁了起來?她為什么要這么做?她究竟瞞著自己做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事情?

左正泠越想越覺得不對勁,直覺田甜和意云天一定是知道什么,便立即朝著他們淡淡的開口道,“你們急著找我有什么事?”

“柯曉棠失蹤了,我和田甜懷疑這件事是你母親上官蘭做的,就想要去查看今晚酒店的監控錄像,但是他們始終不肯將錄像給我們看,所以我們現在需要你去找那個酒店經理,調取監控錄像。”意云天臉色難得嚴肅的看著左正泠。

而左正泠卻開口說道:“失蹤?呵,她不是拿了我母親的錢,去了國外么?怎么,難道你們不知道?”

田甜見左正泠仍然對柯曉棠存在誤會,便立即著急的解釋道:“不是的,這一切都是誤會,曉棠她不會拿上官蘭的錢的,她不是這樣的人,她現在真的失蹤了,而且很可能有危險!”

“是么?我為什么要相信你的話?”左正泠的語氣很淡,但那微擰的眉頭卻泄露了他此刻雜亂的情緒。

“是真的,我沒有騙你,本來曉棠今天是真的要出國的,但是后來被我和意云天發現,強行將她從機場攔了下來,這才知道了整件事情的真相,曉棠她是被逼的,她是被你母親威脅,才不得已出國的,她根本沒有背叛你!她愛的人始終只有你一個!”田甜拼命的解釋著。

但左正泠卻仍然表現出一副,不怎么相信她的樣子,面無表情的說道:“我親眼看到她和別的男人在一起,還有了別人的孩子,這又怎么解釋?”

意云天見田甜著急的有些語無倫次,于是便親自替柯曉棠解釋:“左正泠,你難道沒有察覺出這些事情的不對勁嗎?柯曉棠若是真的有心騙你,她會讓你看見她和其他男人在一起?她會一個人帶著病重的母親遠渡重洋?”

左正泠聞言,皺了皺眉,“意云天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柯曉棠做的這一切,都是你母親逼的,她利用柯曉棠的母親,威脅她在你面前演一場戲,讓你對她厭惡,從而借此機會拆散你們,然后讓你和宋柔那個女人訂婚!你現在明白了嗎?我們今天好不容易才將柯曉棠從機場攔了下來,然后帶著她來到這里,想讓她當面和你解釋清楚這些事情,但是你母親卻把柯曉棠藏了起來,我不知道她現在在哪里,我只知道,她,現在肚子里還懷著你的孩子!”

“你說她來這里找過我?她懷的孩子是我的?”左正泠聽完,臉上神情再也無法平靜。

如果柯曉棠真的來過這里,那么當時的那個背影……左正泠現在只恨自己太輕信了上官蘭,以為她是自己的母親,就不會騙自己。

可事實卻是上官蘭真的騙了他!

田甜看到左正泠此刻越發陰沉的臉,知道他已經相信了他們的話,于是趕緊開口說道:“沒錯,因為當時宴會廳的人實在太多,我們就走散了,我剛才也被人綁了起來,柯曉棠現在一定在她手中,只要能看到酒店監控錄像,就能證明這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