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深處的實力

云謙洛就站在窗前,晨曦的光芒照在云謙洛的面容上,給他鍍上一層聞溫和的余暉,沖淡了那張容顏上帶來的妖媚,但同樣也極具魅惑,頎長的身影,隨意的姿態,卻是透著迷人的氣質,睜眼就看到這樣的一幅景色,饒是夏明微也不由的被吸引,呆愣了幾秒。

“明微這是被我迷住了嗎?”云謙洛笑了笑。

夏明微晃了晃還不算是清醒的腦袋:“你怎么在這?”趕走那被云謙洛魅惑的心智。

“自然是來觀看明微的睡顏了。”聽起來應該是頗具挑逗的話語,卻被云謙洛說的毫無波瀾,完全失去了本來的色彩。

“哦,二少欣賞的怎么樣,本小姐的睡顏是不是還能夠入二少的眼。”夏明微倒是也不著急起來,就這樣坐在床上看著云謙洛說道。

“嗯,很迷人,讓我忘乎所以,想要一直看下去。”

又是這樣認真灼熱的目光,若是前幾次云謙洛這種曖昧的話語是興趣,那么現在這份興趣似乎有點變質了,這點夏明微還是能夠感覺出:“二少,不要愛上我,愛上我會萬劫不復,代價不是你能夠承受起。”

“哦,若是我想試試呢。”

“二少,這個決定并不明智。”在這樣平靜無波但似乎又能夠鉆入夏明微心里的視線迫使下,夏明微一向從容的面容上難得有一絲破裂。

“隨便你,不過本小姐不會愛上人。”迅速的從床上跳下來,逃竄似得鉆進了浴室。

云謙洛的目光讓她無法忽視,選擇上云謙洛只是因為他在將來能夠給夏子辰提供一份保護,選擇這段婚姻不過是因為牧她要拿得她想要的東西,感情,她似乎早就已經壓抑在了不知明的深淵里,她沒有資格去談論感情。

想起自己的要做的事情,想起記憶力那個瘋狂的影子,跟她親近的人都不會有什么好的下場,她有何必牽扯別人,有些事情她自己背負就好,若是她將來還有力氣,也許她會選擇和云謙洛談一場戀愛也不錯。

只是夏明微看著鏡子中的自己,那張熟悉又陌生的容顏就印襯在鏡子里,夏明微的手拂過臉頰,她似乎現在沒有這個時間,也沒有這個精力,捧起水用力的沖刷在自己的臉頰上,讓自己清醒,同時平復心里的那抹悸動。

云謙洛聽著浴室里的水聲,他知道夏明微在外面上喜怒不形于色,狡黠的游走形形色色的人之間,又脆弱,卻完美的收斂起來,這樣完美的收斂究竟是在計劃著什么。

云謙洛不認為夏明微這份生活態度只是為了對付夏家還有桑默涵,不是云謙洛看不起他們,是卻是他們還不夠這個資格,有些時候就是這樣對一件事情感興趣了,就想剖根問底,弄個水落石出,更何況是面對他有些情動的夏明微。

清晨這樣的小插曲很快就過去,只是夏明微看著客廳里的人影時候,情緒頓時不好了:“周仁,你現在出現的地方應該不是這里吧。”

“小少爺說想念我做的飯菜了。”周仁快速的閃到夏子辰的身后,夏子辰很無語的瞥了周仁一眼,周人叔啊,本少啥時候這樣說過,睜著眼睛說瞎話可不好啊,周仁也很有感情的著夏子辰,小少爺啊,要是不把你搬出來,我會立刻被小姐掃地出門的,更何況昨天我要是沒有記錯的話,小少爺要了很多東西的。

夏子辰無語的一瞪眼,哼,就知道欺負他這個小孩子,不過看著夏明微立刻換上了一副乖巧討好明媚笑容的神情:“媽咪啊,確實有很長時間沒有吃到周仁叔做的菜了,我還是很想念,更何況周仁叔今天就要回去了,我們可要找準任何時機宰割。”

周仁身子那叫一個抖擻啊,小少爺啊,你就不能夠多征求幾天。

夏明微自然也注意到了夏子辰與周仁之間的暗流,但是對于夏子辰的要去,夏明微向來不會拒絕,周仁便吃定了這一點。

云謙洛也不客氣的坐下。

“老頭又在打什么主意?”夏明微直接問周仁,突然來這里應該不是來參觀,更何況她早就已經說過了,不要讓老頭插手。

“老爺擔心小姐。”周仁說道。

“我現在很好你可以回去交差了。”

“小姐……”

“周仁,該說的話,該做的事我早就已經說清楚了,事到如今你想再重復那些無關緊要的話嗎。”

于是周仁生生的把要說的話再次咽回去,夏子辰好奇的打量著夏明微還有周仁:“媽咪啊,周仁叔要說什么啊?”

“吃你的飯吧,不是你天天叫喚著只有七歲啊,本小姐體諒你,就不讓你小小的腦子經受復雜事情的摧殘了。”

周仁也陪著笑笑。

夏子辰知道他媽咪有事情瞞著他,不過看夏明微的神情似乎也不是什么能夠問出來的事情,于是便選擇了默默吃飯,倒是一邊的云謙洛似乎若有所思。

吃完早飯。

“你也該回去,告訴老頭這么大年紀了就別費那么多力,要是受點致命傷,本小姐可暫時沒有時間給他養老送終,讓他安穩的享受享受陽光好好休養生息去。”

夏明微已經趕人,雖然話說的不客氣,但是了解夏明微的人都知道這段話里蘊含著的關心,周仁今日本來就是來向夏明微辭行,來的時候他本來想無論夏明微說什么他都要死皮賴臉的賴在這里

但是目光略過云謙洛,似乎自昨夜見過他之后,周仁心里莫名的就產生了一份信賴,讓他改變了主意, 與其在這里招惹夏明微不快,不如在國外為夏明微安穩后方:“我會如實的稟報。”

夏明微擺擺手,周仁轉身離開的時候別有深意的看了云謙洛一眼,云謙洛只是笑笑,周仁放心的離開。

“本小姐倒是不知道什么時候你和周仁這么熟了。”

“嗯,昨夜深切的了解了一番。”

夏明微斜了云謙洛一眼,并沒有問他們之間“深切”了解到何種程度。

“原來昨晚上洛少你是故意支開我啊。”夏子辰嘟起肉肉的小嘴,似乎現在才醒悟了。

“你的電腦也確實亮了不是嗎,我倒是好奇,你究竟在電腦上做些什么?”

“呵呵……”夏子辰掩飾的一笑,這份掩飾頓時讓夏明微心里警鈴大作:“臭小子,你不會在網上瀏覽什么不良信息吧,本小姐就覺得你的心智怎么竄的那么快,不會就是被網絡給荼毒的吧。”

夏子辰汗顏,頓時有點佩服他媽咪腦子里的回路:“我說女人,本少爺是你親生兒子,你就不盼本少點好。”

“這可別怪本小姐,實在是你身體里可不全是本小姐的基因,你的另一半基因可是令本小姐十分擔憂啊,俗話說上梁不正下梁歪,難道本小姐不該懷疑。”

夏子辰看了云謙洛一眼,想起云謙洛那些流言蜚語,頓時泄氣:“似乎很有道理,但媽咪你要相信,你聰明英俊的兒子向來會自動過濾不好的成分,所以現在留下的都是精華。”

夏明微對夏子辰的話不屑在意。

“對于這番議論我是應該感到榮幸呢還是應該感到氣憤。”云謙洛開口。

“哎呦,洛少你這么大度應該不會跟孩子一般見識吧。”

“我很小氣。”

夏子辰臉黑:“我可是你親生兒子。”

“嗯,所以現在你該背起書包去學校了。”

夏明微才突然想起今天是夏子辰要去學校報道的日子。

“額,你們一起去送我?”夏子辰看著云謙洛還有夏明微,似乎隱隱中有些期待,夏明微點點頭:“嗯。”云謙洛亦是附和,夏子辰歡快的去收拾書包去了,雖然夏明微在以前也經常送他,但是云謙洛還有夏明微一起送他,這可是第一次,自然開心。

夏明微看著夏子辰的身影,這才像是一個孩子,知足,快樂,被夏子辰情緒感染,也勾勾嘴角笑笑。

看著車庫里那款全球只有兩輛的跑車,夏明微不禁感慨:“周仁辦事速度很快啊,沒有想到真的給帶來了。”

夏子辰心疼,這可是他的珍藏啊,最終還是落到了他媽咪手里,唉,天意啊。

“哦了,今天就開這款了。”夏明微就要上車。

“去那邊,我來開。”云謙洛直接將夏明微推到副駕駛上,順便把夏子辰放在車后,閉緊車門。

“喂,本小姐的開車技術可是不錯的。”

“撞壞兩輛車的技術?”云謙洛問,于是夏明微啞然的系安全帶去了,她那是心情的緣故好不好,但是顯然車里的兩個人都沒有想要去聽她解釋的必要,于是夏明微很很明顯的憋屈了,想當年她的賽車技術可是稱霸一方的,但是現在似乎即便她提了也會被忽略,所以只能夠忍了。

“呦,新校區環境不錯啊。”云謙洛所選的,夏子辰所挑的確實很有眼光,環境清幽,治安應該也是不錯的,云謙洛和夏明微站在一起就是一道靚麗的風景線,再加上一個夏子辰那真是令人滿飽眼福,因此是學校里無論是來送孩子的還是在里面執勤的都是忍不住多看兩眼,而云謙洛他們早已習慣這樣的目光了。

辦理好入學手續:“小子在這里乖乖待著,可千萬別讓人給欺負去了。”

“媽咪,你覺得有可能嗎。”

還真沒有什么可能,將夏子辰送下,夏明微的手機就響了:“難得這么快給我打電話,事情已經有了結果了?”

“小姐什么時候方便過來一下。”

“現在就可以。”夏明微掛斷電話。

“有事?”云謙洛自然也聽到了不過就是不知道對方是誰。

“嗯,要出去一趟。”

“我送你。”畢竟他們出來只開了一輛車。

夏明微略有所思的看了云謙洛一眼,結果對面的人平靜無波:“新城事務所。”已經報出了地點。

“嵐楓的法律顧問。”云謙洛回答。

“新城合作的對象又不只是嵐楓,更何況寰宇似乎也曾和新城有過合作吧。”

“確實,文澤曾打算聘用新城作為寰宇在T市的法律顧問,但被程佐斌拒絕,除了嵐楓,程佐斌似乎拒絕了所有公司提出的聘請要求。”

“哦,他也不怕得罪人,被人家一鍋端了。”夏明微說的玩鬧。

“嵐楓想要保住的人還是能夠保住的,更何況在法律界似乎還沒有人能夠忽視程佐斌的存在,在沒有觸及彼此的利益之前,沒有誰愿意得罪一個名聲還不錯的朋友。”

夏明微看著云謙洛:“看來二少是深諳此道啊,程佐斌沒有接受二少的聘請真是令人失望啊。”

云謙洛笑笑:“明微知道在這個城市我最不想與之為敵的是誰嗎?”

“哦,這里還有而少放在眼里的人。” 寰宇國際的總裁在這個城市絕對比市長更能夠為人們所知,權利,財力都已經達到領這個城市很多人仰望的地步,更不用提云謙洛在商場上那種殺伐果決的氣勢,在這個城市還能有讓云謙洛躊躇的存在嗎,夏明微倒真是有些好奇了。

“嵐楓。”云謙洛吐出兩個字,夏明微的神情頓時緊繃起來:“嵐楓的規模可不如云加還有段家,云家還有其他你不放在眼里,為何偏偏挑了一個嵐楓。”夏明微的聲音有些低沉。

“直覺,嵐楓并不如表面上這么簡單,你到了。”云謙洛笑笑沒有過多的解釋。

“過會來接你?”

“二少什么時候閑的成了專車司機了,過會我在打算。”

云謙洛點點頭,夏明微看著云謙洛開車離開的身影,陷入了沉靜,想起云謙洛提起嵐楓時候的神情,沒有想到事到如今還是有人能夠注意到那份已經隱藏在深處的魄力,你看到了應該會開心吧,夏明微最后所有的神情都化作了一份苦澀,消散不去。

“不是說需要一周嗎,不到一周就得出結果了,速度越來越快了。”夏明微坐在程佐斌的對面,端起桌子前的黑咖啡,這么多年沒有見,但似乎還是記住了她的口味。

“已經不需要再查。”

“哦,難得啊,這么快就放棄了。”

“既然查不到又何須再查,更何況你不是也在里面動了手腳。”

夏明微擺擺手,完全沒有被拆穿的窘迫:“簡單的對你來說不是太沒有意思了,我只是適當的增加了一點難度。”

“我們查不到人,有兩種可能,要么他就如資料上顯是的一般,他就是一個風流的二少,要么就是他隱藏的太深,我們察覺不到,現在看來我似乎更愿意相信第二種可能,因為你的目光不會再一個普通人身上駐足。”

夏民給端咖啡手僵持在半空中,過了一會才有所動作:“還真是了解我。”

“你們很像,不想了解都難。”程佐斌瞥了夏明微一眼。

夏明微忽視不了程佐斌口中的那句“你們”。

“我要的消息。”夏明微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凌厲的眼神看向程佐斌。

程佐斌幽然的嘆了一口氣:“墓地在東外環的郊區處,你要現在就去還是過幾天再去,離T市有些距離,若是現在去今晚上趕不回來。”

“現在就去”執著的目光不容任何人質疑或者是反對。

“走吧。”程佐斌嘆了口氣,終究還是選擇了遵從夏明微的決定,反正這一刻早晚都要來到。

夏明微坐在副駕駛上,現在夏明微的狀態程佐斌可不放心她開車,夏明微依靠在車窗看向外面的天空,終于事隔七年,不,應該是九年又要再次見面了,只是沒有想到再次見到的會是墓地,真的離去了嗎,真的不在了嗎,她這些年心心念念,卻又不敢確認消息深深駐扎在她記憶里的人,而現在是要去面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