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緩緩的流逝著,距離上次找顧易之談話已經快半個月了,眼看就到要《我們都還年少》開拍的日子了,但是莊若夢卻沒有聽到有關這件事情的任何進展,難道這部劇真的與她無緣了?想來自己應該開心才對,但是她的心里卻有那么一點點小失落。

“夢夢,夢夢!”莊若夢正坐在房間發呆,葉小雨連門都沒敲激動的沖了進來。

“怎么了?”莊若夢看向葉小雨 。

“喜事!大喜事!”葉小雨飛快的跑到莊若夢的跟前將手機給了過去,“快看這個。”

“什么?”莊若夢一臉茫然的接過手機,“恩?”當她看見手機上的消息時眼里透出了驚訝,此時的新聞頭條的主角是半個月前在禮堂內欺負自己的林韓,她的父親被爆勾結國外的組織機構做出一些不法的事情,現在已經停職審問,而林韓自己呢事情的父親的庇護被爆處許多丑聞,學校為了不受牽連已經將她開除了。

“怎么樣!是不是很爽快。”葉小雨的神色依舊激動,“要我說呀,這是她的報應誰叫她平時這么囂張來著!”

相比葉小雨的激動莊若夢的心情可沒有這么好,這件事情未免也太過巧合了吧?到底是誰做的?難道是他?想著她只覺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東西抓住了一般又悶又疼。

“怎么了?夢夢難道你不開心么?”

“啊,我沒有。”莊若夢搖搖頭。

“那你看起來怎么心不在焉的。”

“我?沒呀,可能是大姨媽來了不舒服吧。”

“哦哦哦。”葉小雨點點頭。

“你們在聊什么呢。”這時林曉彤走了進來,葉小雨上前將看到的新聞重新和她說了一遍。

看了葉小雨的手機林曉彤先是一愣片刻后似笑非笑的看著莊若夢,“夢夢,還真的巧呢,你剛出事這人就受到懲罰了,不會是你爹地在背后給你撐腰吧。”她一雙桃花眼直勾勾的看著莊若夢的方向,眼睛里的情緒叫人難懂,站在一旁的葉小雨聽著林曉彤這話也將目光轉向莊若夢,似乎在等待她的回答。

“呵呵。”莊若夢尷尬一笑,“要是我爹地真有這個能耐我也不會被欺負不是么?”

“不是你爹地的話,難道是你的什么追求對象?”林曉彤繼續追問。

“這就更不可能了。”

“這怎么沒可能,我看呀上次那個金辰好像就喜歡你呢,對了還有那個把你帶走的男人是誰呀?”

“是呀,是呀,那個男人是誰?”聽見八卦的葉小雨整個耳朵都豎了起來。

“我哥。”莊若夢沒有任何猶豫的回答,“對了你不是說今晚上不回來?”莊若夢將話題拋給了林曉彤。

“哦,我回來拿東西。對了以后我都不回來住了。”

“不會來?你這是……”

“我簽了一家公司,現在搬到宿舍去住,對了要是學校有什么消失記得和我說一聲喲。”林曉彤朝著葉小雨眨了眨眼睛,隨后開始收拾行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