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議事堂

李春拐催出所有元力,注入拐中,使誅神拐,一根根竹子被連根拔起,水往天上流,落下的是密密麻麻能誅神的拐。

沈柔又施展赤羽,幾個瞬間,就是十幾里。

“你逃不掉的!”沈柔前面的竹葉紛紛離枝挾裹水拐攻沈柔,挨了幾下,氣若游絲。李春拐踏竹葉而來,手握的拐起紅焰,揮下。一柄劍飛至,濃煙散,不見沈柔。不是此人的對手,撤!李春拐轉身就跑。

“瘸子,你要去哪里?”

李春拐覺得頭暈目眩。

江子鶴負手落在竹葉上,風雨不能近身。

此人的修為至少達到滄冥境,沈家老祖?只能拼了,誅神拐。

江子鶴伸手,幾柄白劍一往直前。

李春拐跳到竹林中,桃木劍將李春拐斬為兩段。江子鶴抽劍,用竹葉擦盡血。枯柳間,沈柔昏迷未醒,要是晚一步,你就完了。給沈柔服丹藥,坐在石頭上,視線穿過雨簾,望著遠方。先遇到他,就該跟來的,可惜,那時不知他是沈氏族人。找沈戰,不在家,不知所蹤!水竟能往天上流,好奇來此!

沈家議事堂,燈火通明,禪香繚繞,沈火坐在獸皮椅上,長桌兩邊的人有的站著,有的坐著,有的喝茶,有的擰眉沉思…。“召集諸位至此,想必都知道是為何事!藥園被毀,族人被殺,不手刃兇手,不戴此戒!”沈火取下綠色的玉戒,放入神龕中,設置結界,他人覬覦無用。

“會不會是王厲派人干的?多年來,他一直想霸占我們的產業!”個頭不高的沈磊望著眾人道。

戴黑帽、留山羊胡的沈龍直視沈磊的眼睛:“沈君差點殺死他兒子,他都未出兵,更何況,我族的實力日益強盛,他若膽敢毀我藥園,殺我族人,不怕被滅族!”

“對。”

“講得有道理。”

“王厲不敢。”

“聽說,他和牙獄來往甚密,莫非是牙獄所為!”

“我見過牙獄的殺人手法,從族人的傷口看不像。”

“不管是誰,掘地三尺,也要將他挖出!”滿臉絡腮胡的沈圭將圓融茶杯重重地放在桌上道。

“南寧,你說。”沈火的小眼睛看著沈南寧問。

沈南寧坐在靠近繪有七只仙鶴圖,高士抱拳拜的桌角,穿淺藍色深衣,黑色氈皮靴。議論聲漸漸平息。“王厲不敢!顧家不會!風暴學院更不會,鎮上的人誰不知我沈家的勢力!這些年,誰如此動過!”

議論聲又起。沈火上下擺了擺手,“你認為是…?”

“沒錯!”沈南寧站起來,“我檢查過傷口,打理藥園的弟子是被錘殺死,兇手的修為絕對達到天河境,試問諸位,鎮上,修為達到天河境的有幾人?用錘的是誰?沈勇殺死的兇手,修為平平,是陰門成員。沈勇死于锏下,對方的修為也踏入天河境,锏招為九鼎、穿山、幽冥。鎮上的人誰會?若不盡快抓住兇手必有人再死。”

“沈春刀昨夜未歸。“沈雨道。

“沈柔也未回。”沈晶晶的眼睛布滿血絲,和沈柔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