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古鈺小筑

“扣扣……”

意韻居檀木門,輕輕的扣響。

“進來——”

蕭媽媽慵懶的吐了口煙,白煙瞬縈繞著蕭媽媽。

“吱呀……”

門由外而開,青銅香爐裊裊生煙,意韻居完全被白霧縈繞。空氣中淡淡的清香,一切似夢朦朧。

今日蕭媽媽著一黃色綢緞長裙,富貴的牡丹發髻,煙霧縈繞下,竟有幾分仙人的錯覺。

灼凰優雅坐于蕭媽媽不遠處的地方——

“灼凰閨女,你知道了吧?”

蕭媽媽瞇著眼,抽了口煙,緩緩吐出,煙霧繚繞,愈發慵懶的蕭媽媽,沙啞的聲音。

灼凰執起青花瓷杯盞,杯蓋拂了二下杯沿,櫻唇抿了下,放下,點了點頭。

“東西我都收了……”

蕭媽媽緩緩至躺椅上下來,斜瞥了眼灼凰。

“此番去,怕是又得三個月見不著了。”蕭媽媽嘶啞的聲音平淡中似乎有著惆悵。

蕭媽媽至袖中取出黃金匣,“灼凰閨女,來——”

灼凰在蕭媽媽眼神的示意下,緩緩伸出玉手。

“黃金匣就交給你了,遇到困難他會幫助你。”

灼凰小心翼翼將黃金匣收進了袖中,還未言謝,便撞見蕭媽媽漆黑的眸子里有著濕意。

“嗯……”

灼凰心間溫暖,千言萬語,盡融在了蕭媽媽那三分心疼七分不舍的墨色眸子里。

“扣扣——”

檀木門再次敲響。

“媽媽,車已備好。”

門外是龜奴恭敬沙啞的聲音。

“嗯,知道了。”

蕭媽媽攏了攏發髻,容光煥發的虛偽式笑容——

“灼凰,隨媽媽走吧……”

“吱呀——”

那玉潤的手將門從內由外打開。

望著蕭媽媽肥胖的背影,灼凰眸子暈開了水霧,這個在客人間游刃有余的女人,這個用金錢偽裝自己的女人,這個每次擋在自己前面的女人……

“呀呀呀……灼凰閨女該啟程了!”

蕭媽媽嘴角漾開夸張的弧度,那玉手抖著帕子,拍了拍灼凰消瘦的肩。

至靖王事件已三月有余,從未出過京都的灼凰,這次要前往櫻都。據說灼凰的舞技已名滿整個珞宇王朝,故櫻都首富之女的及笄禮特聘灼凰去表演。

寶馬香車緩緩行出花柳巷,直至消失,蕭媽媽才落寂的回了逍遙樓。

車內沁珠和柳兒磕著瓜子,聊著八卦,灼凰則執書默覽。

紅色的絹布外,洛軒坐于炎御旁,花生從他右手拋起劃起一個弧度,最后落入他的口中。炎御一絲不茍的拉著韁繩,趕著車。

在馬車旁,一匹棗紅馬上,玉卿不情不愿的騎馬相隨。

一想到閆歌那句,“把我徒弟借給你使使……”那邪魅調侃的笑容,真是有夠欠扁。

“古鈺小筑”幾個充滿詩情畫意的四個字,映入洛軒眼簾。

“今晚就宿這吧?”

洛軒嘴角上揚勾起一抹玩味的笑。

“不住!”

炎御想也沒想,就否決了。

羽蓮躺在玉卿的肩上,搖著二郎腿,賞著明月光,一臉玩味。

“古鈺小筑”,呵……

“我支持洛軒哥哥,這離下個城鎮還有段距離,能住客棧已經很好了。再說還是這么棒的客棧!”沁珠花癡且無比支持洛軒的立場說道。

玉卿聞言,不禁一臉黑線。

于是乎,眾人把馬車停下。

“嘎吱……”

“古鈺小筑”的檀木門由內而外打開。

洛軒風度翩翩的照了照凝花鏡,自戀的抹了把發髻,這才慢悠悠的走了進去。

“古鈺小筑”內,琉璃桌上繪了各色景物,配套的是各色的凳子。有客的琉璃桌則懸于半空。

洛軒搖了搖腰際的荷花鈴鐺,一陣白霧籠罩了柜臺。

“稀客!稀客!”

聞聲卻不見人。

沁珠卻相中了洛軒腰際的荷花鈴鐺——

“洛軒哥哥你腰際的鈴鐺,是送給沁珠的嗎?”沁珠直勾勾的望著鈴鐺,直白的說出又順手牽羊的握在了手中把玩。

洛軒額際劃過三道黑線……

“額,沁——”

洛軒頭疼的伸出手,尷尬至極。

“沒關系,只要是洛軒哥哥送的,沁珠不在乎它會不會響,沁珠喜歡!”沁珠將臉湊近鈴鐺蹭了蹭,滿心歡喜。

白霧凝結,一身著白衣,手執玉骨扇的俊逸男子“哈哈”大笑的登場了。

“洛兄,想必這位便是嫂夫人?”慕遲鈺風流的搖了搖玉骨扇,笑完還不忘調侃。

洛軒聞言,不禁抓狂至極,嫂,嫂夫人,他還沒成親,不允許,不允許這么稱呼!

“洛軒哥哥,嗚……”沁珠抿著唇,淚眼迷朦,“原來你沒有不想娶沁珠!沁珠好感動!”

“慕遲鈺,你個……”洛軒準備說出口,哪知慕遲鈺一把堵住了洛軒的嘴,拖到一邊。

那明亮的眸子,乞求般的望著洛軒。

“哼!你個鯉魚精!”洛軒睜著一只眼,一副無所謂的望著慕遲鈺。

慕遲鈺苦著張臉,一臉討好。

“你以后就叫她沁珠姑娘!不準叫嫂夫人!”洛軒得意的吩咐道。

慕遲鈺苦逼兮兮的點了點頭,誰叫他有把柄在洛軒手上。

慕遲鈺原先是海里的一條修煉千年的鯉魚,后躍龍門,幻化成龍。化龍也少不了洛軒的功勞,洛軒幫他擋了最后一道天雷。

不過化龍的他經歷情劫,心灰意冷,便去凡間開起了客棧。不過客棧只接待有緣人,有緣便能看見“古鈺小筑”。

“你好,你說掌柜是鯉魚?”一用紅絲帶梳著一頭烏黑如瀑布般柔順馬尾的蘿莉女子,木訥的問道。

不知何時,沁珠也湊了過來。

“不可能!辨物符告訴我他是條白龍!”沁珠一本正經的說道。

“這位是?”洛軒好奇的問。

“不許你問別的女子!”沁珠霸道的用手放至洛軒眼前。

慕遲鈺不禁顫顫一笑,尷尬至極,難怪洛軒不愿成親,敢情怕成為妻管嚴。

“咕嚕——”

柳兒面頰微紅……

“咕嚕——”

沁珠不禁收回捂著洛軒的手,“洛軒哥哥,我餓了……”

慕遲鈺不禁莞爾一笑,用玉骨扇柄輕輕碰了下蘿莉的額際,“玲兒,還不去備餐?”

玲兒伸出手,手腕間出現一系列開關,按了一下那個紅色的開關。

慕遲鈺帶所有人上了雅間,雅間內流光溢彩。

琉璃桌里荷花滿池,水流動的聲音,荷花盛放傳出的香味,淡淡的,讓人放松。

琉璃荷葉凳,待賓客入席,竟懸浮起來,讓人尤如坐于荷池中飄浮的感覺。